风流医生

我是一个医生,入息还算不错,职业也高尚,而且还有一个年青貌美的老婆。但是我并不开心。虽然每个礼拜我都同老婆行房一至两次,但总觉得沈闷,每次都是同一个体位、同一张床、同一种方式、同一个女人。

我曾经想去召妓,但始终想不出一个充份的理由。因为回到家里,祇要我提出,我老婆就会乖乖地爬上床,自动地脱光衣服让我享受。

半年前,有一个好有钱的男病人,患的是轻度精神分裂症,性格很奇怪。病人向我讲述许多他所经歷的趣味事,简直令我无法相信,原来一个人有钱,就可以做一些不近乎人性的事来。

我好奇地问﹕「那样的事,你觉得快乐吗﹖」

病人有点犹豫,他想了想,最后答道﹕「快乐﹗当时就好快乐,但当我事后变回另一个人时,就痛恨自己这么荒唐。」

「你的潜在意识监察住你、批判你。」我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