強姦華山嶽靈珊

華山派眾人拜別金刀王家,坐上大船離洛陽而去。令狐衝因身患重疾,自知命不久矣,無心與眾師兄弟胡鬧,終日獨自在船艙內撫琴自樂,殘度餘生。而嶽不群見此頑徒鮮有的安靜,自也樂得個清閑,整日與夫人在船上觀看兩岸美境。 殊不知,華山派所坐的大船未出洛陽境內,已被江湖中的所有黑道人物盯上了。因令狐衝未離開洛陽之時,任盈盈已暗中知會其屬下的江湖人士,對華山派一行要多加照料。 任大小姐此番諭令,整個江湖頓時被鬧得沸沸揚揚。此幫江湖黑道人士為討任盈盈歡心,整日派其屬下或親自向令狐衝獻媚,弄得歷來喜好清靜的嶽不群也無可奈何。 *** *** *** *** *** 船航至蘭封境內已到夜間,大船靠岸待日出之時才繼續航行。夜靜深宵間,眾弟子都已經去睡覺了。嶽不群閑步進入與嶽夫人獨居的船艙內,但見夫人素衣披身,橫臥於船艙內的床塌之上,雙眸含春地正往夫君望來。嶽不群頓感喉幹舌燥,額間微微發熱,兩腿間之陽物立時勃然而起。 嶽夫人雖是將到四旬之人,但肌膚勝雪、體態勻稱,兼之一直對容貌愛惜及保養有加,所以久經歲月的她還如初為人婦時之容顏。嶽夫人最令丈夫感到滿意的是,不但武功卓著、持家有道,更在床第間往往令丈夫滿足非常。有妻如此,嶽不群如何能不為之而動情? 嶽不群坐到床塌上,伸手輕撫著夫人的酥胸,道:「近段日子以來不但舟車勞頓,而且整天整夜地提防著那些黑道人士前來搞事,跟師妹同床的時刻不多,實是無奈得很。現在趁眾弟子都已入睡,你我夫妻二人就此歡好一番,如何?」 嶽夫人雖久經床第之事,聽得丈夫開口求歡,卻仍有著羞澀之意。雙額立顯暈紅,本已含春的兩眼立即低垂,回避著丈夫那火辣辣的目光。嶽夫人本想答應下來,忽然想起眾弟子雖然都已入睡,但此間離弟子們睡覺之處隻一闆之隔,如讓徒弟們聽到夫妻二人的床語鶯聲,那可是天下間最為尷尬之事。 嶽夫人連忙輕輕推開放在胸前的手,低聲道:「師哥,我們此時行房雖好,但弟子們此時就在船艙隔壁,如讓他們有所察覺,你我二人日後有何顏麵以師尊的身份麵對眾弟子。」 聽罷夫人之言,嶽不群也感不妥,馬上運起「紫霞神功」,傾聽著船艙內外之一切。但聽得船艙隔壁眾弟子微微而均勻的鼾聲,顯然是都已經熟睡了。回神再細想,弟子們此時內力還未到火候,如若有個別人等未曾入睡,那也無法聽到我夫妻二人歡好之聲。 想到此處,嶽不群微微一笑,道:「師妹,剛才為夫運起本門神功,探聽到眾弟子已然入睡,你我可以放心歡好了。」 聽罷嶽不群此言,嶽夫人嫣然一笑,羞紅的臉龐微微低下,canovel.com任由著丈夫為自己寬衣解帶。衣衫盡解的嶽夫人通體宛如白雪,兩顆微微暗紅的乳頭翹立於傲然的酥峰之上。雙峰猶如兩座雪山,而暗紅色的乳頭猶似被太陽照得白雪融化後,裸露著的山峰之巔。一叢烏黑亮麗的體毛長於下腹之上,兩條雪白的嬌腿欲張欲合,讓人觀之頓感怦然心動。 多日不近女色的嶽不群頓時失控,立即將手伸到妻子腿根之處,在那兩片嬌嫩的戶肉上輕輕揉搓起來。在丈夫調弄之下,嶽夫人頓感一度暖洋洋的熱氣由心間直傳到下體,戶穴內春潮直噴而出,頓時弄得腿根處漿水淋漓。 此刻嶽夫人已無法克製那羞澀之心了,她連忙解下嶽不群的褲帶,將丈夫的陽物含進口中。嶽夫人本對此齷齪之事極為不恥,但自覺得近日由於在外連續奔走,自己未能盡妻子之本份,再加上見到嶽不群如此鮮有的色急,所以她便也不再顧及禮儀廉恥了,一心隻想著為夫君解決這燃眉之急。當嶽不群的陽物進入口中後,她便馬上賣力地舔弄了起來。 一股麻癢之意從陽物處直衝心間,嶽不群頓感難以忍耐,連忙運起「紫霞神功」將內力注入陽物之上,以此來抵禦嶽夫人那香舌的挑逗。以免未將陽物送進嶽夫人體內,就落得個精漿泄盡的尷尬場麵。 華山派的「紫霞神功」可以算是各門派的一等一神功,它不但令修習者舞劍時劍氣縱橫,而且在運功之時能傾聽出方圓數十丈內的輕微聲音。嶽不群能將此神功運用於床第之事上,真不枉他身為顯赫於武林的一派宗師了。 感覺到口中的陽物已是堅硬如鐵,欲火焚身的嶽夫人早已忘卻婦人應有的禮儀廉恥了。但見嶽夫人吐出含在口中的陽物,一手把嶽不群按倒在床塌之上,然後連忙跨坐在他的身上。看到丈夫捉住自己那一雙雪白的豪乳使勁地揉搓,嶽夫人也毫不客氣地提起那堅硬的陽物對準自己的穴口,接著猛然往下一坐。但聽得「吱」的一聲脆響,嶽不群的陽物便整根沒入到嶽夫人的戶穴裡。 當陽物進入溫暖而濕潤的戶穴內,嶽不群情不自禁地往上一頂,龜頭立時直抵穴心,嶽夫人舒爽得頓時禁不住「噢」的一聲輕呼。聽得妻子如此勾人心魄的嬌呼聲後,嶽不群的情欲頓時被推至巔峰。但見他雙手用力地握住嶽夫人胸前一對柔軟而雪白的乳房,陽物在「紫霞神功」的催動之下,以令常人不可置信的頻率,猛烈地往嶽夫人的下體深處頂去。 在如此猛烈的衝擊之下,嶽夫人隻感到一股暖洋洋的快感,由戶穴內快速地伸延到全身經脈。陽物在戶穴內進去之間,不停地磨擦著穴內的嫩肉,令嶽夫人興奮得渾身顫抖。若在平常,嶽夫人早就毫無顧忌的呼出呻吟聲了,但正在異常亢奮中的她還是強行克製住這樣的舉動。因為她知道,自己與丈夫交合時所發出的床語鶯聲,絕對不能讓與此地隻一闆相隔的眾弟子聽到。 但見嶽夫人緊咬銀牙,鼻孔不停地喘著粗氣。她雙手按住嶽不群的肩膀作為支撐點,臀部猛烈地往下坐,並且將戶穴內的肌肉緊緊收縮,狠命地纏繞住那硬如鐵棒般的陽物。此時嶽不群也感到自己的陽物被戶肉緊緊纏繞,一股麻癢之意再次由龜頭直竄心窩。他連忙加倍催動「紫霞神功」,以此來抵禦此股無法控製的瘙癢,免得在妻子麵前顏臉盡失。 嶽不群加倍催動神功不久,忽然聽得岸上不遠處有一對男女正輕聲私語。在細細辯認之下,此二人卻是嶽靈珊與林平之。嶽不群心內明白,女兒因與林平之日久相對而暗生情意,日間惟恐眾同門恥笑,所以趁著夜靜深宵時到岸上相聚。 聽得嶽、林二人談論起林家劍譜之事,二人談論中隱約含有懷疑令狐衝獨吞劍譜之意,嶽不群立時將運在陽物上的神功轉移到耳朵上竊聽,不再理會陽物上陣陣的酸麻。嶽不群肯收林平之做徒弟,也是衝著林家的《辟邪劍譜》而來,此時聽得林平之跟女兒談論起劍譜的事宜,他豈有不全神竊聽之理。 嶽不群將注入陽物的神功轉移後不久,一股精漿就難以克製地傾泄進嶽夫人穴中。精漿泄盡後,戶穴內的陽物便快速地軟了下來。